BAI龙宇:市场需要重新估值并寻找方向
Editor : date : 2016.08.11

作者/屈运栩 本文转载自财新传媒


过去一周,全球资本市场经历了一场“过山车”式的剧烈震荡。8月18日A股市场启动了新一轮的暴跌,全球市场集体传染,欧美股市、汇市、黄金、大宗商品交易、期货等市场全线快速大幅下跌。


8月25日央行祭出“双降”,随后又放出养老金入市等利好消息,A股在犹豫中企稳,27日、28日两个交易日开始强势反弹,美股尤其中概股也在连续三四个交易日中从底部回升。但28日(周五)收盘,港股尾盘大幅跳水,夜间美股涨跌互现,如此跌宕叵测,令市场困惑与纠结。


二级市场的剧烈动荡后续将何处去? 对中国的一级市场、创业投资又将带来哪些影响?这一轮全球震荡与此前的股灾或危机相比,有何区别?


对此,财新记者专访了多位资深投资人士,畅谈各自判断与观点,反思与建言。以下是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创始及管理合伙人龙宇的观点。


财新:近期中美股市相继暴跌,市场似乎有一定恐慌情绪,这样的恐慌情绪是否会传导,比如传导到私募市场?影响到公司的估值和融资?还有可能向哪些层面传导?


龙宇: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大面积传导,不但是从公开市场传导到私募市场,从中国到美国、欧洲、亚洲,各类资产全面下挫。但就在所有人对股灾的确定性不再存疑的情况下,我倒是觉得最恐慌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大家要接受现实——这场源自股票市场剧烈调整的最直接后果是,私募市场的估值体系以及目前在非常高位的融资,会遇到比较大的障碍,尤其是以前针对Pre-IPO的项目,这类上市之前临门一脚做催化剂的项目,会被搁置。因为现在各个市场IPO的窗口都在关闭,而且原来的项目都是对标已上市公司的估值体系,而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方向。


所以短期可以看到,私募投资对比较靠后的项目都会持观望态度。虽然这里边不乏好的标的,有好的成长和代表性的公司,估值仍然在合理和可投范围,有上升空间的价位,但我觉得,这段时间大家都是在观望,没有人能够把手放下去。


财新:是否对基金的募资构成了影响?


龙宇:当然有影响。我刚刚从纽约回来,纽约作为全球金融市场的暴风眼,那边风声鹤唳,情绪紧张,对股灾严重程度的评估可能比中国还要明显。


在市场大幅下挫之前,我在纽约,所有的基金经理都已经在谈论资产的重新配置,重新谈到现金为王,每个人都在尽可能的回收现金,保证手里有一定的流动性。对于任何的资产风险,现在大家都不敢去试探。


2007-2008年时,出现过国际投资公司立刻收缩非核心市场的策略和布局,都退出去了,不投资,包括撤出对新兴基金的支持。以此参照,现在也不是融资非常好的节点。包括目前已经融完的基金,下一步也看在LP(有限合伙人,指投资者)层面capital commitment(资本承诺)的问题,因为LP自己可能在二级市场上受到的打击或者产生了恐慌,暂时都选择按兵不动。


财新:人民币基金过去一年爆发,一些中国企业甚至更倾向选择人民币基金,经历这样大幅的市场震荡,这种趋势会不会改变?


龙宇:一年是一个太短的历史维度。如果说人生如戏的话,去年这小小的折子戏,实在是戏剧化的因素太多了一点,正好让人性的天真和脆弱都暴露出来。过去这一年,股市经历了过山车一样的震荡和摇摆,大家的心态出现了非常多荒唐的憧憬和幻想,一时间,有人讲“一个永不消失的牛市”,有人讲“中国会有一个没有调整的向上成长”“成长掩盖一切”等等高调的论调。过程中,也出现了人民币和美元基金双币种基金孰优孰劣的考量以及资本策略的调配,以至于未来上市地点的改变,造成了两种基金谁更“时髦”的讨论。


这是昙花一现。在讨论最激烈的时候,我仍然坚持认为双币并行,并且各有各的特点。这主要是由于监管机制的要求,使得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在投资上有技术层面的不同。但最终,公司还是应该选择站在资本背后的管理者,要选择一个健康的、持续的、有管理水准的基金来合作,要尊重他们对行业的理解、管理能力、跟投能力等。


我认为,并不存在人民币基金或者美元基金谁更时髦的问题。我们作为美元基金,过去一年是遭遇过“被歧视”,企业担心我们的钱决策会不会不够快,会不会妨碍他们在内地上市等等。但在今天这个时点上,大家又纷纷在谈A股股灾降临,之前要投的基金会不会消失?美元基金是不是又会变得强势?


我觉得,双币种基金会继续存在下去,未来两种基金的技术界限会随着监管环境的进一步开放而不复存在。在全球震荡中,无论人民币基金还是美元基金,该遇到的困难仍然会遇到。


另一边,资本会有马太效应,会向更知名的、过往业绩好的基金集中,无论人民币还是美元基金,无论是中国的还是海外的。另外,资本也向好的企业集中。世界上只有一种好企业,就是企业本身是好的,而不是说更适合在美国或者在中国上市的企业。好企业是用同一把尺子来衡量的,好基金也是一样。资本最终都会集结到行业的领先者。


无论是企业还是基金,都会回到基本面的考量上来,融资以后会变得正常化。过去一年,大家像坐过山车,吃兴奋剂和大泻药,把得病和治疗的过程都急速缩短了,虽然显得重症猛药,但经历过了,企业对金融市场本身会回到一个相对客观的观察和体验。


我记得,前一段时间人民币基金最红火的时候,有一位初次出来融资做基金的人士问我们,他现在人民币基金融得很顺利,美元基金还需要融么?当时一位很有经验的同行就很诚恳并且也犀利尖锐的告诉这个投资人说:“有钱你就拿吧!”


所以,应该对资本有敬畏之心,不能把自己放到一个有无限流动性的幻想中去。


财新:这一轮股市调整会成为2008年那样的金融危机么?是否会有一个中长期的负面影响?


龙宇:首先2008年金融危机和目前成因是不一样的,美国当年是过度金融创新导致严重的价值错配,由次贷危机引发,所以美国市场需要结构化调整。今年的成因比较奇怪,看起来有多方面的因素,有说法认为其实中国并非“罪魁祸首”,早在希腊债务危机时,恐慌性情绪就已经开始在市场蔓延。


也有中国和美国谁有泡沫的争论,事实上到今天来看谁也逃不掉。全世界经济体的紧密连接程度,使得谁也不能免疫。中国股市的规模其实没有那么大,和实体经济活动的关联也没有那么紧密,但是影响力特别大,因为中国炒股的老百姓的数量是最大的。


美股暴跌有美国自己的利空因素,再加上看到中国的上半年经济数据如此疲软,于是出现了双杀的连环下跌。但回过头来看,中国经济的确疲软,但也没有那么糟糕,只是增长放缓。美国是相对健康的,欧元区德国比较强劲,西班牙在复苏,世界经济的基本面是有疲软,但也不是那么糟。我个人感受,这次股灾尚不能称为金融危机,目前有过度恐慌和过度反应。


财新:我们看到在此轮股市调整之前中概股已经开始震荡,目前市场对中概股的情绪如何?


龙宇:在美国股市没有整体下挫之前,中概股的集体调整的确反应了市场对中国经济的悲观情绪。现在大家反而踏实了,都躺在地上打滚,不怕了,中概股企业觉得也不用再特别关注自己未来三季度的季报了,可以聚焦于公司业务本身了。有一些企业估值其实是比较合理的,但也被整个中概股板块带累,现在到了重新评估的时候。


此外,现在大家意识到中国经济对全世界有多重要,唱衰中国不再是旁观热闹,动动嘴皮子批评。我觉得市场未来对中概股的评估不会出现集体式的歧视。当然该调整的还是会调整。


财新:前一段时间中国企业掀起了从美国市场私有化,或者拆VIE的浪潮,目前市场的情况是不是会对他们造成影响呢?


龙宇:一定会有影响。实际上,这次美国股市下挫之前,中概股的回归也是雷声大雨点小,回归的20多家企业回内地谈投资人、新估值体系,谈谁来接盘的时候,碰到了很多的市场阻力、顾虑以及价格的压力。更何况现在美国的股价很多已经跌到私有化要约价格以下。所以目前可能需要重新考量和评估,在未来的至少1个月之内,很少有人会推进任何的流程,更多的是观望。我刚才提到,纽约市场充满观望情绪,都是不敢动的状态。


这一轮市场调整,会刺激所有的回归者做更深层次的思考。大家回归的动力不应该是因为贪婪,不是说看中国市场可能摸高到什么样的估值,而是要考量你在美国市场有没有被低估?如果没有被低估,已经有足够健康的倍数,回来的决定就应该慎重再慎重。


有部分公司是过于贪婪了。其实去哪个市场挂牌是一个综合的考虑,有实力的公司不应该担心自己有被套利的机会。如果觉得自己可能拿到一个特别大的估值溢价,这在信息透明的市场里本身就是不合理的想法,总有一天估值应该被拉平。


各个市场的吸引力还在,但节奏都会慢下来。对我们投资人来说,该做的还是做,比如适合上新三板的企业,我们会告诉他管理自己的期望值,因为可能面临较低的流动性,但也会有一定的市场进步。投资人必须和企业一样坚定,在选择上市融资的渠道和路径的时候,不要因为一时一势外部的震荡做出特别大的变化,在特别热和特别冷的时候都保持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