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宇:不赞同VC2.0的说法,如果“三个标准”不及格就先别谈风格
Editor : date : 2016.08.11

文/刘芳,本文来自《投资界》


大姨吗、蘑菇街、豆瓣网、UCloud、拉钩网、分期乐……,这些明星项目背后都隐藏着一家年轻基金的身影,它就是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


“我们主要关注中产阶级生活方式的消费升级、城市生活方式改变,企业技术服务,”BAI创始及管理合伙人龙宇告诉记者。


龙宇女士在进入BAI之前,曾担任贝塔斯曼数字媒体投资的总监。2005年,她在纽约加入贝塔斯曼集团。加入贝塔斯曼前,龙宇在中国作为电视主持人开始了她的职业生涯。而后又成为制作人,制作了多部获奖众多的电视节目。在刚刚结束的网易科技未来峰会上,龙宇接受了《投资界》记者采访。


投资人的道德是对自己投资人的负责


虎嗅申请挂牌新三板的消息震惊了媒体圈、互联网圈和投资圈,就在上周,知名媒体人徐达内的新媒体项目“新榜”也宣布获得2020万A轮融资。BAI的传媒背景是否会在新媒体领域有一些布局呢?


龙宇谈到,贝塔斯曼由于媒体和服务的背景,比较了解媒体的发展规律,以前都是有一个既定的渠道,之后内容才会跟上,因此以内容为主的传统定义在新的格局下会受到比较大的挑战。但最近大家觉得内容的消费和差异化、丰富度在一个既定的渠道格局、网络化的背景下重新有了比较大的价值和意义,新媒体上市也和内容的丰富、回暖有比较大的关系。


“这一直是我们关注的潮流,这个潮流可以是娱乐的潮流、消费、生活方式的潮流,我们一直都很关注新型内容的生产、编辑、聚合方式。我们会投一些比较有意思的小公司,它会是一个动态的讨论版,像媒体的编前会、讨论会,很多有趣的讨论不能呈现,可以把它呈现出来成为一个热点话题,企业也可以把它留存下来,再去寻找。我们在寻找新的内容的产生机制,组织方式,内容的有效传续,”龙宇进一步对记者表示,“现在对媒体方向有了比较特别的关注,对整个媒体板块以前投入不多,但是像第一批投资的易车、凤凰有很强的媒体property(属性)。又比如说蘑菇街,内容产生机制是多元的,是UGC,后来切到了电商的方向,但是也是有特别巧的内容的生成。


对于是不是要支持一下传统媒体“雨雪交加”的困境,龙宇说到,“这不是我们要做的方式。”但是同时龙宇也表示,作为投资人的道德是对自己投资人的负责,媒体如果在这个时间点是赚钱的,商业机会呼之欲出,既没有比时代早50步,也没有比时代晚100步,是比时代领先了5步,就会去参与和投入。


美国从未出现过“万众创新”,在硅谷创业也是少数派的事情


BAI成立前,毕业于斯坦福商学院的龙宇就曾于中美两地调研,对硅谷和目前中国的创业环境都比较熟悉。


“媒体的宣传,大家热爱这个主题,创业成为“显学”。但是创业在任何国家、任何时点上都是属于绝对少数派的很孤独的事情,大多数人会在一个大的机构、大的平台循规蹈矩的过完自己的一生,是非常有设计、非常有步骤的。即便是在美国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万众创新,除非是在西部大开发的时代,大家会去圈地,没有规则,”龙宇告诉《投资界》记者,“斯坦福一直在引领硅谷文化的建设,创业也有了比较好的流程,比较自然的先天的土壤和氛围,但并不是说这是一件特别时髦的事,大家就都干。所以像硅谷这样全世界公认的创业氛围最浓的圣地,创业还是少数人的事情。大多数人选择加入Google和Facebook,这些high-tech(高科技)公司会雇佣很多人,少数人有无法抑制的冲动出来创业。”


对于目前中国建立孵化器的热潮,龙宇也有着不同的见解。她认为,孵化器大家有很多误解,“孵化”作为一个技术配套手段,是VC和天使机构应该具备的一些技能和应有的服务。好的创业者不是靠“孵化”,一定是先天的,孵化只是一种辅助服务,以后的孵化也会慢慢淡化。万物互联的世界里面,有很多公共资源可以被当做基础设施来使用,架在“云”上的许多存储服务,比如Ucloud,这样的公司服务千千万万的小公司,服务器的成本降的更低,“这岂不是一种孵化吗?会有千千万万的企业去把它解决,不一定是由专门的机构去做专门的孵化,孵化会成为VC和天使必须要提供的一些投后或者投前的服务。”她谈到。


对于中美双方的创业环境,她认为这不是一个文化的问题,而是一个地位变化的问题。“以前的创新是绝对以美国为单一圣地、单一驱动核心和单一引擎的,“软件驱动“的模式,技术的突破全部是在美国引领,现在由于软、硬件的结合,中国有世界上无法替代,也无法一夜复制的产能,软、硬件“双极”发展成为一种必然的趋势,未来“智能硬件”在中国再也不会成为一个被提及的概念,一定一切都是智能硬件。中国会出现和美国一样多的优秀企业,不只是独角兽,一定是巨无霸,赢家通吃,石破天惊的原创发明和创新。中美双方的创业环境会变得越来越相似,不会是因为宣传“万众创新”而去创新,而是因为中国有这个能力。”


不赞同VC2.0的说法,如果“三个标准”不及格就先别谈风格


BAI成立于2008年,由贝塔斯曼集团全资控股。同时于2014年成立了天使基金BetaFund。近两年,一些投资人从老牌投资机构纷纷出走,成立新的基金,被认为是VC发展的2.0时代。


对此,龙宇表示,如果以从业时间的长短,基金成立的时间先后来划分,后起之秀被称作2.0时代,她是不同意这种说法的,认为这样定义是没有什么意义的。龙宇认为,VC是一个挺经验主义的科学,需要时间长,需要看到足够的案例,交出一个10到20年的成绩单,不只是看是否投出一两单大的案子。“判断是不是有作为投资人的素质,你的投资人会看你的准确性以及Consistency(持续性),能不能长期保持这样的稳定,有持续的稳定的回报,”她对记者表示。


龙宇觉得,应该“给长一点时间,在稍微长的维度下评价投资人。”她表示,VC1.0的代表人物仍然是这个行业里最优秀的leadership(领袖)。他们有最亮丽的业绩,并且通过被投案例以及和这些企业家的共同成长已经传导出来。“风格多元但各自精彩的非常优秀的个人的一些特色,很难说与后起之秀有什么本质区别。如果给后起之秀更长的时间,比如8-10年的时间,可能和1.0时代的元老们有特别相似的投资理念、哲学、手法、风格或者业绩。他们或者能做到,或者不能做到,”她进一步补充到,“投资这个行业没那么复杂,到最后就三个标准,第一个是绝对的投资回报数量,第二个是年化的回报率,第三点是能不能把以上两点长期的、稳健的,consistently(持续地)做到,如果这三点都做到,再评估到底是什么风格,如果没及格,就先别谈风格。”


谈到BAI,龙宇介绍到,贝塔斯曼在中国的这支基金,是以创业的团队和创业的心态来做的,是“一个从纸上写下来的主意”,由一个小团队做下来。目前管理10亿美元的基金,包括自己和投后管理在内不超过8个人的专业人员。她谈到,“过程还短,作为一个基金还比较年轻,还没有完整的看过一个10年的周期。从08年开始投,07年开始两地做一些调研,足够幸运,过去的7年,在中国发生的故事足够精彩和丰富,投了50多家企业,”她同时对记者表示,“这个量还是比较少的,选择也比较慎重,我们基金的体量、风格没有办法采取投“赛道”或者投“风口”的策略。因此采取不同的方法论,在自己有积累看好的重要方向上,做一些差异化竞争。如果说给自己一些评价的话,希望跟上市场主流和大盘,投在当下中国正在发生的、适合中国的、最有趣的商业模式上,投到中国本土气质的企业家。使得我们的投资回报率和实现给LP的回报,至少让他们认定中国故事是真的。


带领BAI一路走来,龙宇既是投资人,也是创业者。两个身份更喜欢哪一个呢?她说到,“非常喜欢两者的完美融合,投资人要有创业者的心态,千万不能说自己承担非常少的风险,出点钱而已。创业者是要陪上身家性命和无法挽回的青春的,所以特别特别大的投入。如果说没有创业者的心态,是不能成为一个好的投资人的。我们肯定是创业者,只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创业者。”